“救心”之旅

作者:国际新闻

  切尼被广泛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有实权的副总统之一,同时也是心脏最弱的副总统。他在37岁时遭遇了第一次心脏病突发,此后三十年间他一直在与心脏病抗争,到2010年为止已经有5次发病记录。作为一个“资深”的患者,他几乎经历了一个心脏病人所能经历的所有治疗———在1988年接受心脏搭桥手术,后来又做过两次支架,2001年植入心律调节器,直到2012年接受心脏移植,他终于告别了那颗折腾自己30多年的心脏。

  日前,切尼和他的医生乔纳森·赖纳推出合著的新书《心脏:一个美国医学的奥德赛》,讲述了他创造生命“奇迹”背后鲜为人知的内幕。

  切尼1941年1月30日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林肯市,1954年随家人移居怀俄明州的卡斯珀,1968年获怀俄明大学政治学硕士学位,1968年曾在威斯康星大学攻读哲学博士学位。1979年,他竞选联邦众议员成功后,担任议员达10年之久。

  1978年,切尼收到了来自心脏的第一次警告。当时,这位37岁的政客正备战从政以来的第一场硬仗,竞选怀俄明州余下的唯一一个联邦众议员席位。这一年的6月18日,切尼在深夜中被疼醒,两个手指传来阵阵刺痛。他急忙赶到医院,刚一进门就陷入了昏迷。待醒来后才从医生那里得知,手指刺疼正是心脏病发作的前兆。

  切尼如此年轻就患上心脏病,与他的基因和不良生活习惯息息相关。他有着严重的心脏病家族史,同时12岁就开始吸烟,在34岁担任福特总统的幕僚长期间,切尼热衷于高热量食物,每天的主食包括高脂肪食物和啤酒,连烟每天都要吸三包。他对这种有害健康的生活方式毫不在意,甚至乐此不疲。

  “那时候,所有的烟草公司都会妆点特供的香烟,精致的白烟盒,每支烟卷都被镶上金边,并印有总统印章。如果你参加一场鸡尾酒会,用着从‘空军一号’带出的火柴点燃这么一支烟,那完全是身份的象征。”切尼回忆说。

  此后,切尼一共发了四次心脏病,他在1988年担任时任总统老布什的国防部长时接受了心脏搭桥手术,此外他还接受过两次血管疏通手术。

  2000年,正在积极备战美国总统选举的小布什有意选择切尼作为自己的竞选搭档。对这一提议拥有决定权的除了切尼本人之外,还包括他的两名心脏外科医生。最终,世界著名的心脏病专家丹顿·库里与切尼的医生赖纳得出一致意见———切尼身体状况正常,心脏功能尚可,可以出任副总统一职。但就在这一年的11月22日,切尼再一次因胸疼入院,返回时体内多了一个动脉支架。

  2001年“9·11”事发上午,医生发现切尼的血液内钾浓度过高,是高血钾症状,有心律失常和心脏骤停风险。赖纳医生回忆说,自己从新闻报道中得知“9·11”事件时,不禁心想:“天啊,副总统今晚得死于高血钾”。

  2006年1月9日凌晨3点,切尼再次因为呼吸困难被紧急送进华盛顿医院。经过医生的诊断,切尼的心电图和电子脉搏计数器动也不动,医生随即对切尼进行了急诊处理。根据医生的判断,切尼之所以突然感到呼吸困难,是因为他之前服用的治疗腿疾的药物引起的副作用所致。

  尽管他看起来是个“病秧子”,曾经大腹便便的切尼却是美国政坛不折不扣的强硬派。最大“政绩”之一就是强力支持布什发动了伊拉克战争。此外,切尼在任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代替“病号”布什担任过两个小时的总统。那是在2007年7月21日,小布什在戴维营接受常规结肠镜检查,由于检查需麻醉,在此期间他将总统权力临时交予副总统切尼两个多小时。检查结束后,布什恢复了总统权力。代行总统职权期间,切尼一直待在马里兰州圣迈克尔的家中,“没有任何要求其行使总统权力的事件发生”。

  在美剧《国土安全》中有这样一个桥段,主角Brody把副总统心脏起搏器的序列号告诉,后者直接导致副总统的起搏器错误工作,杀人于无形。剧中的副总统与切尼高度相似,这也让切尼对潜在的暗杀警觉起来。由于害怕利用安装在他心脏附近的电子装置刺杀自己,切尼让医生关闭那一装置的无线功能。

  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日前播出的《60分钟》电视访谈节目中,切尼说,医生2007年在他心脏附近安装一个电击器,这一装置可以探测不规律心跳并用电震控制。由于担心利用这一装置重创他的心脏,切尼和他的医生赖纳关闭装置的无线遥控功能。切尼说:“我意识到那一危险……那个危险(确实)存在。”

  2010年,切尼心脏状况持续恶化,距死亡仅一步之遥。医生将一个精密仪器植入其左心室,用以支撑生命,坚持到用于移植的心脏到位。

  他的心脏病医生赖纳回忆说:“他(切尼)最终决定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当时,他对我说:‘我不希望获得任何特殊待遇,只希望等待的名单上轮到我’。我对他说,完全同意他的建议,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在等待了20个月后,去年3月的一个深夜,医生打来电话通知切尼,一名志愿者的心脏与他的配型成功。手术获得了成功,切尼的发言人卡拉·艾赫恩在术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尽管前副总统与其家人并不知道捐赠者的身份,但他们将永远感激这份救命礼物。”

  现在,已经72岁的切尼看起来比手术之前年轻了很多,他的体重已经恢复到手术之前,面色健康红润。此外,这位退休的副总统刚刚换了一辆新皮卡,在怀俄明州的家中享受着惬意的退休生活。

  心脏病是困扰人类的顽疾之一,纵观全球政治舞台,很多领袖深受其害,有的因此告别人世留下未竟的事业,有的因频频接受手术治疗而影响正常生活,不过也有屡屡发作日子依然过得好好的。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患有严重的高血脂和高血压,其心脏在2004年出现问题,不得不接受搭桥手术。2010年2月11日,克林顿因为间歇性胸部不适被紧急送往纽约长老会医院,医生经过检查发现五年前那次手术过的血管又出现堵塞,随即为他实施冠状动脉支架手术。这次手术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克林顿休息几天后即投入到帮助海地灾民的慈善事业中。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心脏也有毛病,2003年10月曾因心律不齐被助手从乡间别墅紧急送往医院治疗。他的发言人当时说,布莱尔在完成相应治疗后已经“100%的康复了”。不过就在第二年,一名接近布莱尔的高级助手向媒体透露,布莱尔不仅心律不齐还出现心动过速症状,发病时每分钟心跳能达到200多次。

  英国前外交大臣库克2005年8月6日在苏格兰西北部登山时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喜欢徒步运动的库克当时正和妻子攀登海拔721米的本斯塔克山,在要抵达山顶的时候突然心脏病发作。虽然急救直升机很快将他送往医院,但未能挽救其生命。

  2007年4月23日,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因心脏病在莫斯科去世。他在担任俄总统期间曾经历了5次心脏病发作。1996年激烈的总统大选对叶利钦的健康构成了严峻挑战,他在首轮选举中以微弱优势领先对手,不料几天后心脏病发作,但他成功地保守这个秘密在第二轮选举锁定胜局。同年11月,叶利钦在莫斯科接受了长达7小时的心脏搭桥手术。

  日本在2009年的议会大选中推翻了自民党对首相宝座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垄断。当时,的领袖人物其实是小泽一郎,不过出任首相的并不是他,这一方面是因其秘书接受非法政治献金的丑闻,另一方面也是因小泽年纪大患有心脏病。

  南斯拉夫前总统米洛舍维奇于2006年3月11日在海牙国际法庭的监狱中死亡。法医在尸检时证实其死因是心肌梗塞。其妻子后来指出米洛舍维奇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

  因大嘴巴和桃色丑闻出名的贝卢斯科尼也有心脏病。2006年11月他在意大利托斯卡尼发表演讲时曾中途晕倒,医生顺带检查出他患有轻微的心脏病。2007年1月,贝卢斯科尼前往美国休斯敦接受起搏器植入手术,然后到瑞士进一步治疗。

  智利前独裁领导人皮诺切特于2006年12月因急性心脏病发作和肺部积液住院,几天后就去世。皮诺切特此前一直健康状况不佳,安装心脏起搏器已经有很多年了。

本文由36500365bet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