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时代下的资产安全观——高鸣家办对话列支

作者:人物

  在一个网络化的信息时代,CRS来临的时代。财富管理的安全观念需要发生根本的变化。银行保密法不能带来真正的安全,与世界隔绝不能带来真正的安全,一个良好的法院和司法体系不能给你带来真正的安全,

  说到资产保护与传承的安全观,不得不提列支敦士登和列支敦士登王室汉斯·亚当二世父子。

  列支敦士登公国,其简称列支敦士登,是欧洲中部的内陆袖珍国家,处于瑞士与奥地利两国之间,为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双重内陆国之一。列支敦士登国土总面积160.5平方公里,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虽然土地狭小、人口稀少,但却拥有非常高的国民收入水平;2014年,该国国内生产总值实现63.88亿美元。

  汉斯·亚当二世父子就采用列支敦士登基金会作为家族办公室,来管理家族的财富。这个基金会控制和管理的资产量包括价值至少几十亿美元的大宗土地、农业风险投资、大量奢侈艺术品收藏、酒庄和零售,更包括世界上最大的由单一企业家家族拥有的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集团。

  然而基金会作为一个财富传承和资产保护的工具最近几年开始为中国公众所知。但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列支敦士登是现代基金会法律的鼻祖—其基金会法律颁布于1926年,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列支敦士登基金会法律是很多国家和地区基金会法律的范本。列支敦士登2009年对基金会法律进行了修改。对于私人基金会继续沿用自我治理模式但对其治理规则进行了强化。结合相关司法判决,强化了受益人的知情权。进一步增强了基金会对抗针对受益人进行债务追偿的资产保护功能。

  最重要的一点,列支敦士登还不是《民商事判决管辖权与执行之卢加诺公约》之成员国,其结果是境外法院的判决(除非瑞士和奥地利法院判决)不能在列支敦士登直接执行。而与此对比的是,欧盟28个成员国、挪威和瑞士等都是该公约的成员国。实践中,境外法院的生效判决在列支敦士登是非常难以执行的。这是因为,为资产保护的目的,信托或者私人基金会的设立人可以在设立文件中规定特殊的条款来排除境外法院判决的执行。而执行境外判决的申请人通常需要重新在列支敦士登提起诉讼,常常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使得列支敦士登的法律架构在资产保护方面有着特殊的优势。

  说到这里,大家是否读懂了安全观的含义呢?如果没明白,那也没关系,就在3月28日下午,高鸣家办携手来自列支敦士登的国际家族信托及资产管理公司——First Advisory Group集团董事会成员Dr Thomas Zwiefelhofer,以广泛全面的国际视角,与客户共同探讨如何实现全面而可持续的资产管理和财富传承安全观。

  世界上只要有人类生存的地方,都会有安全、自主和隐私这三个核心价值影响他们的环境。而这三项核心价值也体现在我们围绕资产保护、资产咨询和资产架构所提供的个性化服务中。——Dr Thomas Zwiefelhofer。

  基金会,像一家公司,有董事会,创始人建立家庭基金会,以其基金会的名义持有资产(流动资产,房地产、证券艺术品等)资产是在基金会名下。

  信托是一种合约,一种协议,财产授予者建立信托合同,信以信托的名义持有资产(流动资产,房地产、证券艺术品等)资产是在受托人名下。

  许多客户希望直接或间接控制资产。然而控制和保全是没有办法做到平衡的。一旦平衡最终的结果是税务局发现客户直接和间接控制资产,这在资产保护方面是存在问题的。所以控制和保全没有捷径,一切按照法律执行,所以控制和保全只能选择其一。

  从上图中我们不难发现,在税收的影响和资产保护方面。一旦控制资产,那么面临的问题便是税务层面更大的透明度,资产保护层面则面临的保护也较少。而从保全资产角度出发则完全相反。由此我们不难发现,保全程度决定CRS是否要报,如果设计得当,放弃适当的控制权,债权人也无法击穿列支敦士登的信托。

  如果要保护,设立人只有最基础的权力,如果要控制,设立人可以撤销信托、作为董事会成员、把这个权力给受益人,受益人来控制。

  有国家有赠与税,有些创造人选择拥有控制权,把房子装进来时,没有赠与税,如果无控制权,就有赠与税。但是,如果拥有控制权,那么保护效果上就会差好多。

  有保护人或者监管人,设立人通常会选择信任的人,通常律师、会计师来做保护人,既没有直接控制,也没有放弃控制。

  高鸣家办创始人兼CEO刘宇说:信托、基金会、私人银行、资产管理,都是组合在一起的艺术品,需要不同的组织结合在一起。如果有海外资产的规划,家族信托是必须要走在前面的。海外家族信托就像一所房子一样,先建房子,然后把家具一样一样地往里面装。

  2019年的夏天,邀请大家与高鸣家办一起寻根溯源,走进欧洲。在学习德国工业4.0时代下的匠人传承、探访家族传承的王国瑞士的同时,走进列支敦士登,参访高鸣家办全球合作伙伴RPL、First Advisory Group,共同体验欧洲顶级的私人订制服务。

  3月28日,高鸣家办与列支敦士登国际家族信托及资产管理公司——First Advisory Group联合举办活动的现场

  First Advisory Group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家族办公室一系列的专业服务,范围涵盖税务筹划、家族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传承等,并在日内瓦、苏黎世、瓦杜兹、巴拿马、香港、新加坡设有办事处。

本文由36500365bet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