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墙非彼墙!季莫申科的“墙塌论”不适用克

作者:人物

  在克里米亚“公投入俄”问题上没有赢家。乌克兰因此失去了克里米亚,俄罗斯因此遭到了西方国家的长期制裁,可谓“两败俱伤”。克里米亚问题不仅引发了俄乌两个兄弟国家的撕扯,也搅动着国际局势。对此问题的孰是孰非,也是争论不休。尤其是吃瓜群众更是各抒己见。有人认为是俄罗斯导演了“公投入俄”,是在分裂一个主权国家,显然是非正义的;也有人认为克里米亚原来就是俄罗斯的,且96%的“入俄”投票比例足以说明公投入俄是“众望所归”。当然,也有一部分吃瓜群众认为是西方国家离间俄乌关系的“产物”,最该谴责的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其实,这三种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又都有失偏驳。看待克里米亚问题不能割裂克里米亚的历史沿革,不能忽视克里米亚的地理位置在现实环境下的战略地位,也必须与乌克兰的内部斗争结合起来,还应该站在克里米亚人民的切身感受和内心向往上。对于乌克兰来说,失去克里米亚显然是无法接受的,不仅失去了一个美丽的风景和疗养胜地,不仅失去了一个天然良港和战略要地,更在于失去了国家的尊严和领土完整。按乌克兰的说法,他们永远不可能承认克里米亚的分离,而且将为此而奋斗,直到收回克里米亚。所以,无论在今后任何时候,克里米亚注定是乌克兰绕不开的线月举行,很多人将结束乌克兰内乱的希望寄托在了来年的大选上。而参选者对克里米亚问题的态度也肯定会是政客们争取选民的手段。所以,目前的民调领先者季莫申科也在近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2018年10月30日,乌克兰总统候选人季莫申科在参加日内瓦国际经济论坛期间接受《欧洲新闻》采访时,将克里米亚问题比作“倒塌的柏林墙”,说“柏林墙倒塌了,克里米亚之墙也正在坍塌!”并且强调了“坍塌的速度很快”。以此来说明克里米亚会很快回归乌克兰,季莫申科何以这么自信,这么有把握呢?季莫申科的“墙塌论”表达的是乌克兰对待克里米亚问题的决心和信心。这本无可厚非。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一是因为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实力差距太大。二是克里米亚问题和柏林墙问题没有可比性。东德和西德之所以能够统一,一来是因为他们的国家和民族认同感。二来是他们的历史归属性。而克里米亚问题显然与东西德的历史属性不同。克里米亚之于乌克兰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不可分割。而克里米亚的现实状况也有其独特性。克里米亚人对乌克兰的国家和民族认同感并不强,这里有历史原因,也有民族结构问题,在克里米亚,俄罗斯族人占到了63%,而乌克兰人仅15%,显然,俄罗斯族人占据着主导权。最主要的是克里米亚人(包括乌克兰族人)一直都有更认同俄罗斯的传统。所以,季莫申科的“墙塌论”并不适合克里米亚问题。克里米亚位于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半岛,面积约2.6万平方公里,人口大约250万。克里米亚频邻黑海和亚速海,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和独特。不仅是个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更有着天然的优良港口,以及条件极佳的军事基地。正因为此,在历史上也成为了列强们争夺的焦点。所以,克里米亚的历史归属感是独特的。公元1443年克里木汗国建立,1783年被俄罗斯吞并,1954年才被划归乌克兰。所以说,克里米亚人对乌克兰的认同度并不高。很多人都将克里米亚的公投归咎于美俄之间的争斗,归咎于2014年乌克兰政治精英们的内斗,归咎于俄罗斯对土地的贪婪和黑海出海口的觊觎。当然,这些因素都有。但却不全面,而且有失偏驳。因为克里米亚人早有脱离乌克兰之心。早在苏联解体时,克里米亚就有过独立于乌克兰或回归俄罗斯的举动。自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人分别于1991年,1994年和2014年举行过三次公投。而在2014年的公投中有96%的人赞同回归俄罗斯,特别是克里米亚的乌克兰人居然大部分也要加入俄罗斯。这些情况说明两点,一是克里米亚人更认同归属俄罗斯。二是说明乌克兰对克里米亚并没有吸引力,也是乌克兰政客们该扪心自问的问题。难道乌克兰自身没有责任吗?历史上,列强曾为争夺克里米亚的控制权发生过战争。最为典型的就是又称东方战争的1853年克里米亚战争。为了争夺巴尔干地区以及黑海的控制权,当时的英国、法国、奥地利帝国与俄罗斯大打出手,结果俄罗斯战败。由此可见克里米亚的战略地位。而在当下,克里米亚对于俄罗斯来说那就更加重要了。由于美国为首的北约步步紧逼,俄罗斯如果从大陆方向走进世界已经很难。而通过黑海进入中东和阿拉伯世界成为了俄罗斯的最佳路径。而俄罗斯的四大舰队之一的黑海舰队就驻扎在克里米亚。365bet注册网址本来俄罗斯是租赁乌克兰的基地,现在克里米亚回归后,自然也就不需要租赁了,俄罗斯也是当然的受益方。但是,俄罗斯付出的代价也足够大。因为西方的制裁已经严重的削弱了俄罗斯的经济基础,使俄罗斯的财政状况日趋紧张。明显滞后了俄罗斯的发展进度。既然克里米亚的战略地位如此重要,且又因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收回克里米亚可能吗?以俄罗斯的一贯作风,既然已经得到了,就没有归还的可能。所以说,季莫申科将克里米亚比作“柏林墙”,指望收回克里米亚的想法显然不现实。如果将季莫申科的“墙塌论”看成是“选举语言”似乎更恰当。因为季莫申科的表态既是政治态度,也是拉拢选民的一种手段。季莫申科被誉为乌克兰的“石油天然气女皇”,是乌克兰不折不扣的寡头之一。她曾出任过两届乌克兰政府总理,也做过两次牢。季莫申科虽然是一位女性,但她却有着比一般男性更强烈的权力欲。总理的职位对她已经没有任何诱惑力。她唯一的想法就是成为乌克兰的总统,这一点和美国的希拉里颇为相似。但显然她比希拉里更接近自己的目标。历次民调显示,虽然季莫申科的支持率不高,但却一直排名第一。从选情分析,现任总统波罗申科已经没有战胜她的希望。如果进入第二轮的话,季莫申科将会胜出。所以,季莫申科的态度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未来乌克兰政府的态度。尽管季莫申科对俄罗斯的态度比波罗申科更理性,尽管季莫申科和普京的私人关系不错。但是,如果想使俄罗斯放弃克里米亚,显然不可能。所以说,季莫申科将克里米亚问题比作“柏林墙”问题显然不具备操作性。因为克里米亚回归乌克兰既无内在基础(克里米亚人对乌克兰没有东德那样的民族认同感),也没有促成“克里米亚墙”坍塌的外部条件。最主要的是俄罗斯不可能放弃克里米亚。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季莫申科的“克里米亚墙”倒塌只不过是乌克兰的愿望而已。

本文由36500365bet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